當前位置:新世代自取點>> 大V號

老談託物|劃龍船

字體大小:
來源:老談託物專欄           編輯:何素雅

“五月五,是端陽。

門插艾,香滿堂。

吃粽子,蘸白糖……

龍船下水喜洋洋。”

農曆四月下旬,河水一天天漲起來。稻秧插下田,長塘寬泛的水面上就有了練棹的龍船。農事再忙,也不能影響端午節劃龍船祈求龍王賜福,同時,這也是一年一度的鄉村狂歡日。

端午早上吃過蘸白糖粽子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都跑到大堤上,等候龍船划過來。小孩子荷包裏裝滿炒蠶豆,一邊嘎崩嘎崩嚼着,一邊伸長頸子張望。漳河兩岸,每個村子都有固定的船口,稱為“香火地”。平時在河面上戲水的鵝鴨,早被趕進圩內水塘。河灣那頭轉出一條龍船的影子,岸邊人頓時歡呼雀躍,猜測是哪個村子的船……許多人催促隊長拓佬趕緊放炮竹迎接,遲了會被別的村搶先接了去。拓佬卻不慌不忙,等看清了是黃龍還是白龍,是哪個村子的,才點燃炮竹,煙起火冒噼噼啪啪炸響起來。

龍船聽到炮竹聲,頓時神情一振,擂起大鼓,唱起《龍船調》,朝船口“香火地”划來。近岸時,有一個簡短的迎接和答謝儀式。然後,開始表演,時而載歌漫遊,時而加速疾駛,時而昂首旋轉。如果一個村子同時接了幾條船,那就要搶棹了——派人在遠處插一杆紅旗,幾條船一字擺開,點燃一支雙響炮,砰叭一聲,算是發令。船上大鼓擂動,幾十支槳橈同時起落,合着鼓點,動作整齊地往後划水,激起陣陣水花,朝紅旗方向疾駛而去……船後高高翹起的棹杆,每落下一次,船便如同給抽了一鞭一躥多遠。岸上人拼命地吶喊助威,不時地燃放炮竹渲染氣氛。搶得紅旗者,掉轉船頭,洋洋得意划過來,接船的村子為龍船掛紅披彩。

江北划龍舟,江南劃龍船。二者區別,龍舟窄長,艙淺,橈子柄短而窄,擊鼓出橈,鑼響收橈,“咚——鏘——”,“咚——鏘——”,一鼓一鑼劃一橈。棹也短,只有丈把長,比賽時始終不起水。龍舟走水快不易掌控,橈手都是一對一對坐兩邊,否則必翻。龍船身粗,船艙裝蹬腳棍,划船時腳蹬在棍子上好使勁。槳橈長短不一,船頭和船尾的橈子柄長一些,鼓艙柄最短。棹與船身等長,除掌握行船方向外,更在賽棹時應着鼓點起水顛動,助船前進。龍舟用鑼,龍船用鼓,行船和賽棹時,鼓手站在中艙擂鼓領唱,以鼓點為節拍,打一鼓,劃一橈。鼓手領唱,橈手幫腔,“速兒呢唉!速兒呢——!”就是快點劃呵快點劃的意思。

龍船都是前裝龍頭,後飾龍尾,划起來,遠看就像一條活龍在水面上遊躥。龍頭一般以篾紮成,再蒙上油紙或布,也有木雕的,塗上彩色油漆長久使用。龍尾多用彎曲的整木雕出,上刻鱗甲,兩旁插上彩旗。龍頭顏色,根據姓氏房下規定,有紅、白、藍、黃、黑等。如果白龍頭,船上人員皆頭扎白巾,着白裝,黃色龍頭就扎黃巾着黃衣,也有龍船以兩邊蒙布表示顏色。每船有二三十人不等,側身斜坐兩邊,各執一橈,鼓手坐中艙,是全船的指揮兼領唱,船後有三四人專職按棹杆,負責掌舵和加速。

對河三聯圩官壩村出的是一條黃龍,橈子上有紅漆寫的“官壩”,中間豎寫“黃龍得勝”四個字。船上所有人員都頭扎黃巾,打着赤膊,顯露出一個背心形的白印。看賽龍船,河東、河西兩岸人山人海,男人戴着草帽,年輕妹子穿上最漂亮的衣衫,打着花陽傘,都期待着官壩的龍船來到。水裏還有點冷,小孩們卻光着屁股像一條條泥鰍在河裏不停地翻上潛下,追逐嬉戲……龍船一到,立刻慌忙從水裏爬出套上衣褲。兩岸炮竹聲響成一片,人羣沸騰,熱鬧非凡。

官壩的黃龍出名,因為他們有個出色的鼓手,就是車水歌唱得好的五丫頭。他的嗓子一亮開,就像一股清風拂過水麪:“大鼓一打響咚咚,驚動村中多少人;驚動老者添福壽,驚動少者添兒孫”或“打鼓咚咚龍船開,棹棹得勝轉回來”。遇有鳴炮或掛紅,就答謝:“大鼓一打響咚咚,多謝上來掛紅人;老者掛紅添福壽,少者掛紅添兒孫。”碰上另一隻龍船想賽棹,兩船招招手,等船頭並齊便起鼓……鼓手五丫頭第一次跺腳,提醒橈手們注意力集中;第二次跺腳,橈子深插入水,身子外傾以腳蹬棍,準備快速發動;第三次跺腳,賽棹開始。五丫頭雙槌擊下,一鼓兩跳,全船人應着鼓點齊喊:“劃啊呃嗬!劃啊呃嗬!”快起水,用全力……如此陣勢,站在岸坡上看龍船的男女老少都發了狂,“加油,加油”的吼聲震得河水都直髮顫。《龍船調》伴着大鼓,一聲聲傳來,高亢而蒼涼:

打鼓哎——咚咚哎——

把(那個)船兒——開喲。

(齊唱):劃龍船——賽龍船——

老龍(哎)得水(哦),

再回(喲)——來(喲)——

(齊唱):咳呀——呵嗨,咳咳呀!

海棠花香——唷呵呵呵嗨,

嗨喲,劃喲!嗨喲,劃喲……

小孩子們跟着龍船拼命地奔跑。西寧也在跑,他完全沉沒在《龍船調》裏,這是怎樣激動人心的樂調節奏呵……他一隻手攥緊拳頭,一隻手按在胸口,那鼓棰彷彿每一下都擊在狂跳的心頭!

太陽西斜,炊煙裊繞。家家户户飄出陣陣飯菜香,祠堂裏,院子裏,稻場上,都擺滿了酒菜……熱情好客的主人,為鄰鄉鄰村來看賽龍船的親戚朋友準備了一頓豐盛晚餐。即使你是個路過的陌生人,只要肯坐下,也一定會受到熱情款待。


作者簡介




談正衡,退休媒體人。在《安徽文學》《清明》《青春》及詩歌報、新民晚報、揚子晚報、解放軍報、人民日報、光明日報、文匯報等報刊雜誌上發表過各類作品。著有非虛構長篇小説《芙蓉女兒》、中篇小説集《白狐》以及散文隨筆集《長河流月》《靜夜涼風》二十餘部。近年出版多部寫食暢銷書,另有寄懷田園的“江南記憶”系列書《説戲講茶唱門歌》《二十八城記》《故鄉花事》《童謠思故鄉》《花鳥物語》,亦深受讀者喜愛,獲得過生態文學獎及安徽文學獎。2017年出版《節氣的呢喃與喊叫》《味蕾的鄉愁》被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和國家老齡委公佈為優秀出版物,應邀在京滬及蘇州、武漢等地舉辦過多場講座和新書發佈會。